晏西川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清弈

古风 杂食

[填词] 陷落人间

原曲:《水星记》——郭顶

填词:晏西川

当我站在塔顶 俯瞰来往悲喜
隔岸观火着填膺 居高临下忧虑
从不曾参与
花园在半空里 烈焰灼烧大地
躲在壁垒后叹息 呼喊小心翼翼
你不要逃避 你不能逃避

人间向我歇斯底里
该接受所有丑恶美丽
该亲吻尘泥

可愿从此将幻境全都抛弃
亲自踏进 苦乐红尘万里
有来无回 是鲜艳拥抱了这贫瘠
是天空 扑进大地
灯火也降临 是我愿意
是为你

无忧无虑快乐能否同化你
自愿颓靡 奉上一捧光明
心跳呼吸 让脉搏挣扎着成同频
明知是陷阱 我咎由自取
无可奈何 当血液停止悲泣
飞蛾扑火无非一场星陨
问可有痕迹 人间报我
以静谧

————————————
个人的一点感想,跟任何作品无关

[冯延巳相关] 恍然

初中还是小学的时候,爷爷爱看电影,爸爸给他买了个平板电脑,我有时候也拿着玩。那里面自带一些电子书,少见的竟然不是什么霸道总裁,而是唐诗宋词。我闲来无事就翻,某一天在页面最下方一行,骤然看见一句“一霎清明雨”,瞬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脑门上过了电似的,几乎是麻的。愣愣盯了半天才缓过来,只觉这到底是什么神悟,真叫人称奇。

 

于是整本翻下来只记住了这一句,这辈子忘不了了。

 

只是可惜,那电子书里没有写作者,当时也没有意识去拜会拜会这位神仙,于是便几乎错过了。

 

说几乎,是好在没有的意思。

 

高中蹭着同学的专辑,听了《人间词话》系列,也读了原著,爱得简直日思夜想,歌词一首不落全背得滚瓜烂熟,甚至连念白也几乎倒背如流。最爱的一首,还是《细雨湿流光》,正好语文的课前展示让介绍诗词,那可真是正中下怀,于是花了好几天写了篇诘屈聱牙的稿子,满心希望。

 

可能是用力过度,站上讲台,我居然说不出话来。

 

从没有过的感觉,几乎让我恐惧了起来。

 

磕磕绊绊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满心只有“搞砸了”这个念头。

 

那是真的难过,虽然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可爱很温柔,一直在安慰鼓励我,说没事的,已经很好了呀。

 

我强忍着想哭的感觉,努力微笑着撑过了那一天。

 

好像没有人知道,我那天几乎不敢开口,向来以嘴皮子利索著称的人恐慌地发现,我开口,就会结巴。

 

那可真是太绝望了。

 

回了家,我还特丢人地歇斯底里哭了一场。

 

嗯,这辈子没哭的那么惨过。

 

那可是我最拿手的东西啊,看家本领,都搞得这么烂,我真的不能接受了。就像数学考53分我也哈哈一笑无所谓,可是作文不到50分简直要了我的命。

 

我不能接受我最得意的部分被否定。

 

好在爸妈耐心,开导了我半天,可算把我拉出了绝望的深渊。

 

好吧,我岌岌可危的自信虽然重新建立起来了,可我好久好久,不敢听这首歌。

 

一听就会回忆起那种喉咙干涩几乎发不出声音的感觉。

 

很多年过去,我终于可以对当时那段经历一笑置之,再说起冯延巳声音不会颤抖之后,也就真的走出来了。

 

所以这个人对我来说,真是意义非凡。

 

上了大学,今天正讲到宋词,随手搜索了几句,突然回想起惊艳了那么多年的“一霎清明雨”,突然就很想看看全篇是什么样子。

 

搜索结果出来,当我看到作者那栏端端正正的“冯延巳”三个字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

 

“或于牌楼村驿,藤黄扇底,恍然道‘原来是你’”——《松烟入墨》

 

原来我在那么多年前,就已经见过你呀。

 

原来你,真的在我的生命里,留下过那么浓墨重彩的颜色。

 

正中,有幸逢你呀。

 


[自家儿子] 海晏河清·西风断雁

是原耽,大概有四部,这是第一部


没有正文只有段子


——————————


主线:段烽x苏雁 

 

副线:秦征x叶祺

 

主要人设:

 

段烽:雁门守将,后封征北大将军,着黑甲,父为前代守将,母为军医,生时得前朝传世玉佩一对,后将一半赠苏雁。性寡言,然深情如许,十五岁长安城郊桃花林里初逢苏雁,同游数日定下雁门之约,十载后再逢故人,同守雁门关城。代表物是狼,身高188。

 

苏雁:字万秋,取“一雁孤飞日,关河万里秋。”意。喜着浅碧长衫,性温和高洁,然外柔内刚,极有风骨,有山河当前寸土不让之气概。科举中探花郎,在京城为兵部尚书,周旋二载后毅然自请往雁门为军师,满朝哗然。有桃木笺两支,一赠知己,上刻“高山流水,惟与君共”,背面刻琴。一赠钟情之人,上刻“连理比翼,死生不离”,背面刻比翼双雁。自小习内功,内力深厚,武器为手中素琴,琴音贯以内力可杀人于无形,缺陷却在不易大规模使用,一旦使用必是殊死搏命。身常携桃花幽香,像是一人将千里江南杨柳春风带去了北疆。代表物为桃花与琴,身高178。

 

秦征:飞骑军将领,朝廷最精锐的骑兵,有胡族血统,着银甲,红披风,近战使长剑,远程用雕弓,身法很好,骑射一流,打不过的只有段烽。数年前被段烽救过一命,内心对段烽敬佩且感激,奈何嘴欠,三不五时讨打。性爽朗直率不拘小节,最是个没大没小能插科打诨的,和属下亲如手足,对爱人更是半点脸面不要,油嘴滑舌动手动脚,叶祺恼了便揍,奈何这厮皮糙肉厚,实在是刀枪不入油盐不进。一生嘴欠未逢敌手,可惜一物降一物,偏偏只有寡言的段烽能一针见血地将他噎个哑口无言。看似是个不靠谱的臭流氓,其实传统极了,对方没想清楚的时候绝不逾矩,硬是等了叶祺三年,最后发现这孩子是真的傻,咬牙切齿把人吃干抹净了。代表物为犬,身高187。

 

叶祺:江南商贾之家的大少爷,家里除了有钱就是有钱,养尊处优地长大,难得没成个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一身武艺学得不算顶尖,倒也拿得出手,在京城巡视铺子时遇见了秦征,也算开始一段孽缘。生的俊逸风流,左眼下一颗泪痣极为撩人,常摇一柄华贵折扇,金镶玉的扇坠雍容尽显,后被他赠给了秦征。性直白单纯,却极有经商天分,没对谁动过心,稀里糊涂就叫秦征拐去了,回头看看,竟然并不怎么后悔,于是也就顺其自然了。家里与苏家是世交,从小和苏雁时常见面,唤苏雁万秋哥。乃是最后一刻力挽狂澜的人物。代表物为牡丹,身高180。


[李白相关]碎碎念

小时候真是读不懂,第一次听长歌的《剑胆琴心》的时候完全没觉得好听,只是不明觉厉。后来高三再听,有了些感触,才听懂一点。大学再听,看着歌词便已几乎要落下泪来。

小时候只知道他狂,“凤歌笑孔丘”也不过听个意气,而今再看,对着“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竟是泪流满面了。

太感性的人真不能读李太白,你看着他挥洒意气,看着他仗剑出长安,看着他立在舟头满心欢喜说着千里江陵一日还,你感慨他怎么永远像个孩子似的赤诚,他又偏要摇头说行路难。

你怎么能怪他不懂人间呢,他本来就是是神仙啊。

凡人你我看着流落人间的仙人,也就解释了这没来由的泪因何而流了。

我没有喝过酒,可我大约知道那是种怎样的感觉——热辣过喉舌,熨烫过胸膛,炙烤着肺腑,最后盘亘在肚肠,灼烧着精神,生生能将人逼下泪来。

是这样的感觉吧?如谒仙人,如读太白。

我见了他,便被乱花迷了眼,如同豪饮百花酿,在炽热的馨香里,醉去不知人间了。

他连后人该怎么形容都已经写好了,“魂悸以魄动”,还有比这更精准浪漫的形容吗? ​​

别君去兮何时还?我还能走多远呢,你的白鹿在山野间一声清鸣,我便早神魂颠倒,身不由己地叫你喊回来了。

你在那里,风骨就在那里,气象就在那里,我一回头,永是你举杯,遥遥敬月的身影。

从此征途迢迢,千嶂万山,再不足为惧。

横竖山水有情,大块假我以文章啊。

见你一笑,江山一饮,星野入喉舌,开口便是璇玑珠玉了。

我当叫后世都见见你,该指着你的名字告诉后来人,这才是脊梁。

[荀郭R18]赌

给沙雕室友 @米瑟瑟炒鸡想要评论 的生贺,她明天过生日还非要我今天发,唉,还不是像老父亲一样把你原谅。

很ooc

生日快乐

链接走评论

近期实在是……咳……以后有缘再见叭

大概没人理我2333333

冬咚锵:

我也想知道!没人陪我玩以后就不写文了!就是这么傲娇!
等等,文风也有ABO信息素的味道么?

油炸火腿肠:

那…那个,有没有人……(⺣◡⺣)♡

Amenohi:

第一玩这种的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愿意留个言呢~

A-level:

我也来玩!!!!

☆★Qing★☆:

盗图来玩一下(〃°ω°〃)
大家国庆快乐呀!✨

泽芜君,是个仙中风韵的人,平和而温暖,待世人温柔。少年家毁人亡流落在外,竟未被仇恨蒙了眼,看人间的眼神仍是带着三分笑意的。这样的人,终究不该沾染半分尘泥,他横竖该是飘然如仙的,如梦似幻,不在红尘。

是红尘有幸逢你。

生日快乐。